三五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 020、火海救人(1更)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020、火海救人(1更)

    最快更新夫人每天都被套路最新章节!

    “放,放火?”

    姜旭被惊了一跳。

    肖彻看他一眼,缓缓道:“全京城都知道我对九公主有意,倘若她被困在火海里,我没道理不去救。”

    “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要不,再合计合计?”关于李敏薇的身世,姜旭还没跟肖彻明言,他是真没想到这厮这么狠,一来就想纵火烧人。

    姜旭的劝言,肖彻置若罔闻,接着先前的话往下说,“新婚妻子被困在火海里,身为丈夫,傅经纶也没道理不去救。”

    姜旭明白肖彻的意思,傅经纶武功高强,寻常人靠近他都难,更别说神不知鬼不觉把他脖子上的金锁换下来,所以救火这段时间是个绝佳的机会,只要把握好,一定能成。

    可一旦出现失误,李敏薇必定会被烧死在火海里。

    “厂公,我说句实在话。”姜旭心下不忍,“纵使那两位合伙骗了你,这一切也跟九公主无关,她是最无辜的,没必要因此牺牲。”

    肖彻点点头,他也没打算让九公主就这么死了,“敏薇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会让她出事。”

    闻言,姜旭才总算舒了口气,“你要有把握能成的话,这把火我去放。”

    ……

    是夜,承恩公府桑落院突然走水,火势滔天,一直朝着李敏薇的房间逼近。

    自打她嫁过来,陪嫁丫鬟就被廖嬷嬷驱赶到别的院儿去干活,桑落院除了李敏薇这个主子,只剩廖嬷嬷和两个体格强壮的婆子,她们晚上不会在李敏薇房间里守夜。

    因此等发现走水时,李敏薇已经被困在火海里。

    廖嬷嬷吓坏了,忙让两个婆子去外院叫人。

    夜已深,府上主子们早都睡了,被惊醒时得知九公主被困火海,承恩公脸色大变,急急忙忙穿好衣裳推门出来,阔步朝着桑落院而去。

    此时的桑落院外,丫鬟小厮们拎着水桶来回跑,已经浇了几十桶,然而杯水车薪,火势半点没有灭下去的意思。

    见着承恩公匆匆赶来,廖嬷嬷忙上前,声音都是抖的,“公爷,求求您,救救公主!”

    承恩公看了眼正房方向。

    火势太大了,没人敢往里冲,也没人知道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让人去通知潜火队了没?”他沉着脸问。

    “去了。”廖嬷嬷道:“但潜火队的人离着咱们府上远,估摸着一时半会儿没法赶过来。”

    闻言,承恩公的老脸又沉下去几分。

    “父亲,我去救她。”

    傅经纶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承恩公还来不及反应,就见傅经纶拎起一桶水往自己头上浇下去,作势要往火海里冲。

    “谁让你来的?”承恩公大怒,“滚回去!”

    “父亲!”傅经纶从未敢与承恩公这般顶嘴,但眼下情况危急,他不得不马上做出决定,“被困在里面的是我正妻,我不能不救她。”

    承恩公趁势,一把拽住他胳膊,冲着闻讯赶来的傅经纬夫妻大喊,“把这孽障绑回去,没我的命令,不得踏出房门半步。”

    傅经纬有点儿懵,火都烧到这份上了,他爹怎么还揪着死理儿不放?

    但最终,傅经纬还是按照他爹的指示,叫了五六个小厮过来,把傅经纶五花大绑送回外书房。

    “公爷……”一旁的廖嬷嬷和那两个婆子快急哭了,她们是奉命看守九公主的,虽然平时没少苛待九公主,却不敢让她就这么葬身火海。

    潜火队半天没来,眼瞅着火势越来越大,承恩公便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照着傅经纶的法子,拎起一桶水往自己头上浇,跟着就想往里冲。

    “我来吧。”

    这时,身后传来一把低沉磁性的嗓音。

    众人齐齐回头,就见一袭黑底绣金蟒袍的肖彻踩着火光而来,身姿颀长挺拔,强劲的气场令现场不安的骚乱沉下来几分。

    没等承恩公回应,肖彻身形一闪,不知何时已经冲进火海。

    房间全是木材制的,燃烧很快,李敏薇缩在角落里,她头顶上是一张大理石案,能暂时避避难。

    火很大,燃烧和倒塌的声音盖住了外面的一切动静。

    她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外面,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来救她。

    但她很清楚,走水的事儿一旦传入皇宫,母妃必定会下令不必救了。

    当年宫殿走水她被困时,母妃便是这么说的,救不出来便不救了。

    后来是肖督主及时出现,她才得以死里逃生。

    但她并不知道,那把火是孙贵妃特地让人放的,目的就是为了促进肖彻与她的兄妹感情,为日后她嫁入承恩公府牵制肖彻做铺垫。

    脑子里正乱七八糟地想着,突然有人在近处喊她,“敏薇?”

    李敏薇唰地抬起头,就见火光那头肖彻朝她走来。

    又是他来救她。

    李敏薇眼眶有些发酸。

    “手给我。”肖彻离她越来越近,低稳的声音让人感到心下安宁。

    李敏薇正要将手递过去。

    “公主?”这时,身后又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李敏薇常年被监禁,几乎没接触过外男,除了肖彻,傅经纶是第二个,因此她记得他的声音。

    扭过头,果然见到傅经纶逆着火势而来,如玉无双的第一公子,此刻神情焦急,满身狼狈,显然在火海里找了她很久。

    “手给我。”傅经纶走过来时,也说出了同样的话。

    话完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个人。

    傅经纶匆匆看了肖彻一眼,又将注意力转移到李敏薇身上。

    李敏薇看看肖彻,再看看傅经纶,心下挣扎片刻,果断将手递给了驸马。

    傅经纶抱着她,没来得及对肖彻道声谢,转身就往外冲,头顶突然落下来一根沉重的横梁,刚巧砸在他背上,肖彻上前,扶了一把……

    ……

    后半夜,承恩公府后院全是嘈杂的人声。

    潜火队已经赶到,正在拼尽全力灭火。

    李敏薇因着在火海里待的时间太长,出去就陷入了昏迷。

    傅经纶之前被横梁砸到,受了伤。

    纵使他名满天下,在府上也不受待见,哪怕受了伤,没得公爷的命令,府医都不敢来给他看,只能自己想法子。

    眼下,傅经纶脱了里衣,小厮瑞儿正在给他上药。

    瑞儿红着眼,“公爷都不让二公子去了,您还偏要去,这会儿受了伤,也没人过来问一句。”

    二十二年的冷待,傅经纶早就习惯了,“公主没事就好。”

    话完,目光注意到搁在枕头上的金项圈。

    平日里不会轻易取下,但今儿受了伤,要趴着上药,不得已。

    “瑞儿,你有没有觉得,金锁有些异样?”傅经纶眯着眼。

    瑞儿朝着那边看了看,很快收回视线,“二公子这是让火给熏出幻觉来了吧,二十二年,每天都戴在脖子里的东西,要真有那么玄乎,怎么可能等到今日?”

    傅经纶抿唇不语。

    他说不上来,总觉得这把锁不是自己平日里戴的那把,可不论是样式,还是底部的划痕细节,都一模一样。

    闭了闭眼,傅经纶没再多想。

    瑞儿突然眼神儿一亮,“当初赐婚时,天师说九公主有火劫,公子又是命中有大劫之人,你们二人结合,不仅能旺家,还能旺国,该不会,是金锁起到作用了吧?”

    说完又盯着小金锁看了好几眼,虽然没看出什么异常,但他觉得是天师的预言成真了。

    傅经纶才不信那老道人胡说八道,“行了,上完药,你去打听打听,公主那边情况如何。”

    ——

    桑落院被烧毁,李敏薇的住处挪到了燕归堂。

    她昏睡了一个晚上,隔天午时才醒。

    睁眼就见廖嬷嬷面色焦急地站在一旁,府医坐在榻前。

    “情况怎么样了?”田氏皱着眉走进来。

    当初因着那老道人在帝后跟前说九公主命中有火劫,过门后田氏得了公爹嘱咐,一定要看管好内院,谁成想,还是不知不觉走了水。

    昨天晚上若非肖督主和傅二及时冲进去,李敏薇只怕就要因此葬身火海。

    田氏跟这位弟妹谈不上多有感情,但她是内院的掌家夫人,一旦李敏薇出了事儿,她必定难逃罪责。

    府医站起身,冲着田氏拱了拱手,“回少夫人,公主暂时没大碍,好好休养几日即可。”

    田氏放了心,朝着李敏薇看了看,又吩咐府医,“行了,你去给二公子看看吧。”

    府医出了燕归堂,却没去外书房给傅经纶看诊,没得公爷吩咐,他万万不敢。

    田氏走到榻前,问李敏薇,“公主有没有哪不舒服?”

    李敏薇摇摇头,她在担心驸马。

    她记得昨天晚上驸马救她时,后背被落下来的横梁砸中。

    除了厂公肖彻,驸马是第二个愿意舍命救她的人。

    可惜她出不了院门,无法去看他。

    “府医让你好好将养,这几日就躺着吧,别下地了,没得损了身子,我还没法儿向贵妃娘娘交代。”田氏道。

    李敏薇抿了抿小嘴。

    田氏离开没多会儿,厨房那边送来了汤药,李敏薇喝下后,廖嬷嬷便带着那俩婆子退了出去,房门被关上。

    哪怕是经历了这么大的火灾,母妃也不曾派人来慰问一句。

    李敏薇缩了缩肩膀,把自己缩进被子里。

    ——

    肖府,修慎院。

    屋里下人全部被遣出去。

    姜旭把玩着肖彻调包来的小金锁,笑道:“行啊肖督主,面对面都能把偷梁换柱玩儿得这么溜。哎,我有个疑问,龙脊山是不是什么都教?看你这么厉害,我都忍不住心动了,想上去深造几年。”

    肖彻道:“把你扔野人堆里十五年,你也能变成野人。”

    “那算了。”姜旭可不想浪费自己的大好年华,他上辈子积累的东西,这辈子够用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招够损的,听说傅二因为冲进火海救人受了伤不说,还被承恩公亲自打了好几鞭子,估摸着短时间内都别想出门了。”

    肖彻并不关心傅经纶的情况,他想起了一件事,“当时若非我及时赶到,冲进火海的就是承恩公本人,显然在他眼里,九公主的分量很重,我了解傅成博,他不是能为了皇室公主豁出自己性命的人,你来解释解释,这其中又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果然什么事儿都瞒不住肖彻的眼睛。

    到了这一步,姜旭没有再瞒下去的必要,“因为九公主对他有用。”

    “有什么用?”

    “复仇。”

    肖彻眼波微动。

    姜旭缓缓开口,“当年傅二能成功到达傅家,是孙贵妃借着永宁长公主临盆之际,弄死了那对母女,借着‘难产’之名,瞒天过海,让人以为永宁长公主生下的是儿子,儿子活着,长公主死了。这件事,承恩公一直都知道。”

    肖彻恍然,“难怪傅成博一直都不喜欢傅经纶。”

    姜旭笑了笑,“杀妻仇人的儿子,傅成博不弄死他都算好的了,怎么可能喜欢他?”

    “那你刚刚说的复仇,又是怎么回事?”肖彻问。

    姜旭开口之前,朝着门口望了望,又朝着肖彻望了望,“我要说了,会不会被第三个人听到?”

    肖彻道,“整个修慎院内,除了你我,再没旁人。”

    无需出去看,他凭着非凡的听力就能判断。

    得到准信儿,姜旭放宽心,“你之前问过我,承恩公是崇明帝的姐夫,他为什么愿意帮着孙贵妃养儿子,当时我不知如何开口,就给含糊过去了。

    实际上,傅成博这老东西脸上戴着好几张面具,表面上看,他是崇明帝一系的人,平日里有事儿没事儿就配合着崇明帝打压东厂。

    暗地里,他又帮着孙贵妃养儿子,可你千万别以为,他被孙贵妃给收买了,真正收买他的人,是你的亲生母亲,北梁苏皇后。

    孙贵妃设了个瞒天过海的局,用你做诱饵,引发战争,等你夺下紫禁城那日过河拆桥直接让傅二上位,但你娘早就洞察了她的意图,于是给她来了个局中局,九公主李敏薇,便是这个局的突破口。

    李敏薇本不是南齐人,她跟你一样,是北梁人,出自一个世代效忠于北梁皇室的家族梅氏,梅氏擅蛊术,送她来时,已经在她体内中了阴阳蛊中的阴蛊,而另外一只蛊,在傅经纶体内,傅成博亲自种的。”

    肖彻万万没想到,他娘竟然在他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牢牢把南齐形势掌握在手中。

    “阴阳蛊的作用是什么?”

    姜旭道:“只要傅经纶不碰九公主,他便会一直没事儿,一旦碰了,蛊虫便会苏醒,阴蛊和阳蛊,要么同生,要么共死。

    不取蛊,傅经纶和九公主两个都能活,但会一直遭受蛊虫折磨。

    一旦北梁带回九公主取出她体内的阴蛊,阴蛊马上就会死,阴蛊死了,阳蛊便不会独活,会直接死在傅经纶体内,连带着傅经纶也活不了。”

    肖彻听明白了,“也就是说,阴阳蛊同生共死,但对于宿主而言,要么共生,要么一死一生?”

    “对。”姜旭点点头,“但很明显,北梁没打算让傅经纶活下来,所以他最后一定会死。眼下有那两位随时盯着,傅成博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时不时地对傅经纶发发脾气。他在等蛊虫发作,在等北梁来接九公主。”

    顿了下,姜旭看向肖彻,“原本,该是你去北梁认祖归宗后以太子的身份来接人,可现在很多事情都提前了,九公主提前嫁给了傅二,你提前得知了所有真相,将来到底会如何发展,我也说不准。”

    肖彻陷入沉思。

    两年后,傅经纶年满二十四,按照姜旭的说法,孙贵妃和肖宏在这一年会有大动作。

    他不能再等了。

    “替我去礼部尚书府跑趟腿。”肖彻忽然开口。

    “去做什么?”姜旭有点儿不明白。

    肖彻道:“刘骞是这届科举的主考官,我亲自推荐的,如果沾上受贿舞弊的污名,崇明帝一定会顺着他查到我头上,科考舞弊乃重罪,到时崇明帝必定会借此由头削我的权,造反的理由这不就有了?”

    姜旭眼皮一跳,这这这……这怎么又跟上辈子重合了?

    本以为自己重生回来,就能改变很多事情。

    然而结果却是——

    他把真相告诉肖彻,肖彻借着狩猎让傅经纶受伤,孙贵妃顺水推舟把九公主嫁入傅家。

    上辈子承恩公府那把火是傅经纬两口子在祠堂打架不小心撞翻烛台造成的,这辈子倒好,肖彻直接让他去放火。

    再有,刘骞摊上科考舞弊罪的事儿,上辈子是承恩公为了给傅经纬脱罪栽赃陷害,这辈子竟然变成肖彻自导自演。

    这一桩一桩的事儿,都跟上辈子重合了,只是,走势不太像。

    姜旭记得很清楚,上辈子舞弊案一出,不仅牵扯到刘家,还牵扯到了姜云衢。

    事发之后,姜云衢畏罪潜逃,出城前掳走了刘家娇娇。

    最终,刘骞当天晚上就死在刑部大牢,刘家娇娇死在了被找回来的路上,刘夫人带着儿女家仆迁回祖籍,姜云衢被流放。

    这辈子姜云衢没有科考舞弊,再加上整件事由肖彻自导自演,应该不会再出现同样的结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