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九章 采药(1 / 0)

,最快更新秋谋最新章节!

太阳拼命的绽放着自己,强烈而炙热,即使有树木的遮挡,易木的衣服还是逐渐湿透了,大概是胖子出汗比较多,所以他才比较狼狈。易木擦了擦就要流到眼睛里的汗水,看着走在他前面东张西望的人儿,心里怀疑着能不能完成任务。

阳光从树林间散落下来,打在地上成了一片稀稀疏疏的光影,突然婉扬停了下来,朝着旁边的树林钻了进去。随后便听到了她的呼喊,“快来快来!这边的草丛里有好几株。”

几人随后跟了上去,只见婉扬蹲在向阳斜坡的草丛边翻弄着,等她拨开了挡着的杂草,白芨便显露在大家面前。

“这就是白芨?怎么和我们之前见到有所不同,它竟然会开出这样好看的花。”易木提了提从肩上下滑的竹篮,弯着腰看着眼前的蓝紫色小花说道。

“那当然了,古人云,夏浅春深蕙作花,一茎几蕊乱横斜。它可是属于兰的一种,能不好看?”婉扬拿出小锄头准备行动,清雅见此便道,“你们看着点婉扬是怎么采的,一会儿好分头行动,现在正逢它开花的季节比较好寻找,你们仔细看看应该可以发现,不过这里靠近山涧地面比较湿润,你们还是要当心脚下。”

婉扬开始动手,两个门外汉目不转睛的盯着,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只见婉扬拿起小锄头,在距离白芨花径一寸左右的地方开始刨起来,湿润的土壤很快便被刨开,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围绕一圈的泥土被翻到了旁边,然后婉扬缓慢的疏松着靠近花径的泥土,她伸出手抓住花径摇了摇,原本扒着根部的泥土逐渐松散开来,她又顺着根部处理了一下残根,放下锄头扒开刚才散落的泥土,手稍微的一用力便拔起了整株药材,接着她又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手一挥带着花叶的枝径便落到了地上,婉扬收起匕首,又顺手将手里剩下的白芨放进了竹筐里,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好了,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不伤到根部的径块就可以了。”

“你怎么把花都砍了,这么好看的花多可惜啊!”易木捡起地上的花枝叹息道。

“渍渍,没想到你一个男子汉竟然喜欢这些花花草草,一百株可不是十株,不把花叶去掉,我们几个背上了就是爬也爬不回去,就你话多,竟问一些白痴问题。”婉扬瞥了他一眼,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你,你……”易木气的说不出话,拿着花枝指着婉扬的手却在颤抖着。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赶紧采摘完这边的我们好去山涧那边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清雅笑着拦着感觉要冲上去打架的易木。

“哼,师父说了大丈夫不跟小女子一般计较,谁要搭理你,我去采药了。”易木别扭的走开了。

四个人分散在斜坡的各处草丛中翻找着,雪歌偶尔抬头看看正在忙碌的人儿,脸上平淡的笑显得温馨可爱。

四个人忙碌了一个多时辰,扛过了正午的炙热的阳光,加上之前赶了一个多时辰了路,几个人都已经是又累又饿,他们背着自己的竹筐前往斜坡的大树下汇合。

雪歌过来的时候,婉扬正好放下手里的竹筐坐在蜿蜒盘曲的老树根上,冒着汗珠的洁白脖子,撑着奄奄一息的脑袋,看到走过来的雪歌便开口道,“热死我了,这一块的都采完了,等她们过来了我们就到山涧那边的瀑布去抓鱼,那里的鱼肥大味道鲜美,这可是我唯一的动力了。”

雪歌望着趴在树根上的婉扬,浅蓝色的外衫上撕开了一大条口子,婉扬看到雪歌盯着破了的衣服,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嘻嘻,刚才不小心挂到树上了。”

雪歌看着脸颊微红的婉扬,以及额头上的小汗珠,心里不觉一暖,从小在军营长大的雪歌,体力相比婉扬要好上许多,她伸手从竹筐里拿出一个小水壶递给婉扬,“刚才在小溪边打的,你先喝一点。”

婉扬看着主动跟她搭话的雪歌,立马蹦了起来了,两眼放光的接过水壶,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随后抱着水壶看着雪歌,眼里是说不尽的欢愉。被婉扬盯着的雪歌有些不好意思,便低下头,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婉扬见此拎着水壶跑了过去,坐在雪歌旁边,双手托着脑袋看着雪歌。

正当雪歌不知所措的时候,清雅搀扶着易木走了过来,婉扬看到一手撑着清雅一手摸着屁股的易木,猛的蹦了起来跑过去围着易木转了一圈,便开始捧腹大笑,张扬的笑声掩盖了聒噪的蝉鸣,肆意而行的年少,生机盎然的山林,铸就了一道无法言说的风景,印在雪歌的心里,以至于之后经历了无数悲痛的雪歌,想起这一天也总是笑着的。

“哈哈哈,你这真的是滚着回来了啊!都说了让你少吃点你就是不听,看吧我说的都说对的。”婉扬边笑边用水壶戳了戳易木。

“婉扬你别笑了,这次都怪我,采药的时候碰到了蛇,吓的我大叫了一声,易木听到了就跑过来,然后我一害怕就踩空了,结果易木救了我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婉扬幸灾乐祸的样子,清雅红着脸解释道。

“师姐你没事吧!你不用担心小胖子经摔,肯定没什么事,你要是摔伤了我们今天任务肯定完成不了,我的鱼也没法吃了。”清雅刚扶易木坐下,婉扬便过来拉着清雅左看看右看看,生怕她受了伤。

“你,你,你……”易木又气又疼,心里劝解着自己,好男不跟女斗,安慰着受伤的心,他发誓回去一定要减肥。

“你们呀!赶紧歇一会儿我们好去瀑布。对了你们都采了多少,看看还差不差。”清雅放下背着的竹篮,又将易木的拿下来放在一起。

雪歌拿下自己的竹篮,有顺手拎着不远处婉扬放下的竹筐,走到清雅坐的地方一同放下,她们两个便蹲下数着已有的白芨。

“八十七,八十八,八十九,没有了,还差十一株,一会儿我们去山涧边的草丛里看看吧。”清雅数完便又装回竹筐里。

清雅从包里拿出几个馒头分给了他们,“大家肯定都饿了,先凑合着吃一点,一会儿我们去抓鱼。”

一听一会儿要去抓鱼,婉扬高兴的不能自已,原本还嫌弃巴拉的白馒头,此刻吃在嘴角都觉得是烤鱼味的。

他们歇息了好一会儿,阳光也不再似之前那么强烈,清雅起身扶着易木问道,“阿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疼吗?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在这里等着。”

易木一听这点小伤就让他在这里等着,婉扬回去一嚷嚷大家都知道了,那多丢人,连忙说道,“清雅姐,没事,我是男子汉,皮糙肉厚的,不像你们小姑娘,这点小伤早就好了,更何况我还是个练武了,平时受的伤可比这严重多了,还不是一样活不乱跳。”边说易木还起来蹦了两下,证明自己真的没事。

“那就好我们走吧,早点采完好回去复命。”清雅背起竹筐,刚想拿起装着食物的包裹,雪歌却抢先一步拿了过去,跟着婉扬走在前面。清雅望着前面的人儿,没有说话,只是会心一笑。易木看雪歌一眼,心想这个小坏蛋还挺够意思的。

走出这片山林,抬头便是矗立的高峰,上面是悬崖这里便是崖底,原本应该是生命的终结地,眼前却是充满生机与希望的美景,雪歌想这大概就像她一样吧,明明应该绝望的死去,谁又会知道这却是她的新生。

他们沿着山涧边的小路走着,一面是高山,一面是滑坡,中间流淌着的流水淅淅沥沥,裸露的岩石上长着青苔和植物,清澈见底的溪水反射着阳光,水底静静躺着的石头,圆润可爱,偶尔有鱼虾在水草中穿梭,无一不让人欣喜。

他们走了一会儿便听到远处巨大的水声,水流也渐渐变得急湍,几个人便加快了步伐,不久便看到笔直而下的瀑布,山峰如同美人优雅而直挺的背,而那瀑布便如同美人顺着肩膀垂落下来的长发,中途打在石头上散落的水流,就像美人随风而起的几缕秀发,美的动人心魄,直达心里。

“快快,把东西放下,易木你去抓鱼,我和师姐去采些野菜,顺便捡一些干枯的树枝,雪歌你就在这里收拾东西吧,对了瀑布左边的山壁下有我们藏着的罐子和三个碗,易木你知道地方,一会儿帮忙拿出来,雪歌顺便清洗一下。”婉扬边说边腾出一个竹筐,拉着清雅顺着山坡的小路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

见清雅和婉扬已经走远,脱了鞋子正在挽裤脚的易木看了雪歌,便下了水。雪歌在见易木没有去找那藏着的罐子和碗,便自己过去摸索,易木见此心里得意的笑着,心想快来求我呀!

过了一会儿,低着头摸鱼的易木见雪歌并没有过来,便抬头看去,却发现雪歌已经在清洗着罐子和碗,心里一激动差点倒在水里,连忙开口道,“你,你是在哪里找到的,你明明不知道啊。”

雪歌顺着声音抬起头看了易木一眼,就继续清洗着,易木见雪歌没有搭理他,他便继续摸着鱼。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我的法医女友 天道闺女,神医皇后 历史的回响:那些震撼人心的话语 重生一媚色千金 我在惊悚游戏里,狂抢男主光环 穿越医女:倒追倾城傻王爷 天机不可泄露 火影:点满肉体的我,格外无敌 一梦尽浮生 僵尸我用变异传奇技能纵横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