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三五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执魔 > 第1292章 神王有三,逆枯为尊

第1292章 神王有三,逆枯为尊(1 / 0)

,最快更新执魔 !

古国以逆、枯二字为尊,并以这二字,为国中诸圣、诸宝定过排名。

首逆为尊,九逆为末。

能排到首逆第一的位置,眼前这位葫爷,来头大得吓人!

不会错!这位葫爷是一件法宝,且正是宁凡苦寻不得的古国气血葫芦!

宁凡怎么都想不到,会在如此境遇之下,碰巧找到自己渴求的宝物。

恍惚间,宁凡竟有了一种诸事顺遂的错觉!

掌位大成也好,找到气血葫芦也好,自他决意违抗宿命以来,诸事皆变得称心如意了...

全都是巧合么?

不,不是!

若他没有生出忤逆之心,若他没有直面宿命的勇气,则掌位想要大成,定还需要漫长岁月来等一个明悟;至于气血葫芦,则大概率还要继续苦寻无果下去...

而他渴求的、和北蛮神来一次真正的相遇,怕也无法实现了。

若一切遵循宿命的轨迹,则夺灵棋内,宁凡虽然救下了北蛮神,却会转瞬死于苦海,最终试炼结束。而北蛮神,一旦脱离夺灵棋,甚至不会记得是谁相救。于是北蛮无量劫来临时,她依然会死,一如宁凡不曾来过的模样...

此为,小数可改,大数不可移!此为...宿命意志!

冥冥之中,似有一种无上伟力操控着一切,令芸芸众生所求之事不可实现,令命中注定的轨道不可脱离。于是众生无论去往何方,无论轮回几生几世,始终困于樊笼之中,稳定于大数之内!

而若你渴求之物,违背天数,欲脱离宿命樊笼,则:越想相遇,必越远离!越渴求一物,越不允许得到!

“这是,【不可求】的力量么...”宁凡神情凝重。

身处不可求的影响下,有些东西注定难以如愿,因你所求之物,很可能不在樊笼之内,而是在樊笼之外,在那不可求降下的阴影之中...

于是笼中之雀欲寻笼外之物,无论付出多少努力,都无法如愿。

那不是勤能补拙的事情!

除非...从笼中走出!

然而,关在笼子里的才算家畜,一旦逃离,便算野兽,便要遭受清算...

那对我的清算呢,是否已经开始了?

闭上眼,宁凡雨念散布而出。此时此刻,笼罩于北蛮国的无量劫云,似乎正一点点将无量中心,从北蛮国本身,往自己的身上转移、锁定...

“难怪我一路走来连遇十四只劫灵袭击...对于此时的无量劫而言,比起毁灭北蛮国,毁灭我的权重更高么...”

呵。

明明不是我的成圣无量劫,但却将我当成了劫眼么,真是...讽刺!

但这样也好!

在毁灭我以前,无量劫应该没有闲心对付北蛮国本身了!

至于这位葫爷...

宁凡抬头,对上气血葫芦的目光,没有任何畏惧。

他连宿命都敢忤逆,又何惧于一个葫芦。

但,此葫芦品阶确实太高了。若它不愿归顺,宁凡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强迫对方。

宁凡虽有万物认主的本领,但这位葫爷,显然不会乖乖站着任人种下认主印。

降服无主之物与降服有灵之物,难度截然不同,而若这有灵之物级别还高得离谱,成功率便愈发渺茫了...

耗费圣人三纪岁月温养的五蕴宝光,便需要花宁凡偌大力气才可收服。

此葫芦,则被某个逆圣温养过千世!欲强收此宝,难度相当于同时强收三百多道五蕴宝光,着实异想天开...

“嘶!你这娃娃,居然还想强收了我!区区婴神,竟敢僭越!”葫爷看穿了宁凡想法,气炸了。

幸有南柯老仙不断安抚,才勉强缓和了局面,令葫爷冷哼之后,散去了漫天葫芦血影。

南柯:“呵呵,葫爷息怒,我可没说过,要将你本体借出去。毕竟无主君许可,谁敢将你这等重宝借人?但若只借你一个分身葫芦,则不算僭越了吧?”

葫爷:“若只是分身葫芦,那倒还能商量一二...毕竟你是主君十亿义子当中最受重用的那个,主君特许过你借取分身葫芦的权柄...但这葫芦也不能白借啊,此事于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南柯:“好处之一,是可换回主君的酒葫!此物之上,有主君旧梦之痕!你难道不想将主君旧物供于灵前,令主君某一世旧梦中,得以重温对酒当歌的快乐吗?”

葫爷:“这...主君已然复归寂灭,此举真的可以让主君...略增快乐吗?若真能如此,哪怕只是极小的可能,我也...”

南柯:“好处之二,以后你偷吃我梦中道果时,我不再将嘉果藏起,这总行了吧?”

葫爷:“你藏与不藏,我都能找到好不好!算了!你赢了!念在主君和道果的面子上,我同意将分身第七葫暂借!”

南柯:“君子一言,神王一鞭!如违此言,永堕神渊!”

葫爷:“一言既出,日月难追!此言如违,永堕不归!”

...

并不必宁凡如何应付这位葫爷,南柯老仙直接谈妥了一切。

什么是靠谱的老前辈?这便是了!

对于归还黑风葫芦一事,宁凡并没有任何不情愿。即使对方不拿东西交换,在了解了始末后,宁凡也愿将此物归还。

只因,令这个葫芦还于旧主,不仅是南柯老仙的愿望,更是东天祖帝的遗愿!

威字诀,势字秘,定天术,灵轮术...宁凡学过东天祖帝诸多道法,所欠极重,所以,他愿意略尽绵力,帮东天祖帝了结一桩遗愿。

即使斯人已逝,即使有些事情做与不做意义都已不大,但他还是愿意去做那些旁人眼中毫无意义之事。

于是他归还了黑风葫芦。

南柯老仙却不愿让故人之徒吃亏,所以,他借给宁凡气血葫芦作为补偿,至于归还期限,以百纪轮回为约。

借给宁凡的,只是葫爷的七道分身葫芦之一。

但因为葫爷的首逆第一枯级别太高,即使是分身葫芦,也比许多古国神灵的葫芦级别高了,如可列入排名,此葫芦至少相当于七逆、八逆的古国之器了。

“不必估算了!葫爷这第七分身,与昔日惊虹神将的八逆三十三枯葫芦威能无二,你可将其当做八逆三十三枯的级别对待!”葫爷自得道。

得意的,是自己区区一道分身,便可堪比某位涅圣重宝。

不发脾气时,葫爷只如一个普通葫芦大小,漂浮于半空中,时不时用葫芦身上两只卡姿兰大眼,打量一下宁凡这位小小婴神。

如审视,又如不满,不满于如今神道断传,区区婴神,竟然都有资格成为一方父神。有哪个国家,是小小婴儿都能当爹的吗?真是太离谱了!

若是古国尚存,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小小婴神高居此位...啊!亡国遗恨,滚滚而来,不忍感之,不忍视之!

“唉!越看越闹心!葫爷我还是去睡觉吧!将酒葫供于灵前一事,就交给树爷你处理啦!”不吵架的时候,葫爷还是愿意敬南柯一声树爷的。

一言之后,葫爷撕开一方幻梦界,遁入其中,呼呼大睡起来。

并不是宁凡熟悉的紫斗幻梦界,而是另一处、不知何人的幻梦。

“呵呵,小友勿恼,葫爷就是这个脾气,神王之下,见了谁都是老子天下第一的态度,能让他心服口服的,只有昔日几位神王...”言及于此,南柯老仙又是话语一收,不愿过多涉及昔日之秘。

“神王么...”宁凡没有多问。

但也能感觉到,南柯和葫爷,都与古国神灵牵扯甚巨。

“我主入灭前,观测到了诸多因果,其中便有一因果,落在黑风葫芦之上。那时我主便言:此酒葫日后若遇有缘人,可借,至于能否还回,不必强求...当时我不知此言何意,等我明白时,世间已无我主痕迹,唯故物可思矣...”

南柯老仙感伤道。

他虽是神王义子,但其主逆月最爱的便是收万灵为子,故他对逆月,从不以父相称,唯恐十亿逆月义子全部学他认爹,乱了纲常秩序。

然而内心深处,他还是将逆月当成了亦君亦父的存在,敬爱着,思念着。

“我将去一处幻梦供奉此酒葫,此幻梦,非古国后人不可入,但你是神灵末裔,有资格与我同去,见证一二,或有好处也未可知。”

南柯老仙最重感情,他将紫斗、两仪当成友人,故而乐意将能够分享的好处,多分享一些给故人之后。

如葫爷一般,南柯老仙同样撕开一处幻梦界,将宁凡带入其中。

考虑到归还酒葫是东天祖帝的心愿,宁凡也乐意亲眼见证供奉酒葫的一幕,于是一同进入到这处幻梦界。

与紫斗幻梦界带给宁凡的感觉不同。

紫斗的梦,给人的感觉是温暖、安全。

眼前这处幻梦界,却给人万情俱灭的冰冷之感。

眼前这处幻梦界,大小堪比完整的紫斗幻梦界,然而如此辽阔的世界,既看不到天空与大地,也看不到日月和星辰,只能看到万古长夜般的黑暗。

但,也有例外。无尽黑暗之中,只有一处,亮着昏暗的幽光。有六盏灯火,供奉在这片常暗世界中,欲与举世黑暗抗衡。

“这是...命灯?”宁凡一诧。

若他没有看错,维持这片常暗世界微弱光芒的,赫然竟是南柯老仙的六盏命灯!

也在此时,宁凡才隐约看出,这是一处本该入灭的幻梦界,是因为有南柯老仙献祭自身灯火,强行维持住了梦界一念尚存!

如此一来,南柯老仙自身只剩一盏命灯尚存。好家伙!你还说我头铁,你自己不是更头铁!宁舍六灯,也要守护一梦不失,这是何等可怕的执念!

然而,试图令这片幻梦界入灭的力量太庞大了,数倍于世界规模的黑暗笼罩于此,又岂是一人之火可以抗衡。

便是圣人,也休想抗衡这等堪比第四步的入灭!所以...南柯老仙不得不将自己化作永恒,令此界六灯勉强维持住了第四步的持明状态...

宁凡逐渐理解了一切。

“你既已理解,老夫便不再多言。随老夫一道,给三位神王上柱香吧。”南柯老仙朝六盏命灯所在飞去。

六盏明灯照耀之处,隐隐可见一片岩石大陆。

五座石山耸立在大陆五方,如人之五指。是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大陆,这是某个无上存在被人斩下的巨大断掌!

“欲窥五灵棋局者,必受天意断掌之惩...切记。”南柯老仙提点道。

虽说宁凡看起来不像是老老实实下棋之人,但他还是担心宁凡会在实力不足时,孤身一人窥探五灵大秘。

那并不是独自一人可以完成的伟业!无论你强到了何等程度!

可与逆圣一战的荒圣道蛮山,只看了一眼五灵棋局,便被斩去一掌。

神王逆月更是前后两次窥探棋局,然后两度付出代价。

第一次被斩手掌,断掌化作天牛族。

第二次被斩手掌,断掌遗留梦界至今。

于是逆月终于明白,强如神王,也休想凭一己之力篡改宿命。欲开五灵棋局,与宿命一决胜负,至少需要五位第四步联手!

“欲窥五灵,天意断掌...”宁凡神色凝重。

此断掌,是神王逆月所遗留,断掌中心处,耸立着十万巨石。

这些巨石被雕刻成了石兵石将的模样,一个个结阵而列,冲天而怒,欲与天决,神情栩栩如生...

不,不是雕刻!巨石中众生遗留至今的战意,不是虚假,这是活人死后所化之石!

曾有十万古国神灵于此冲天而怒,但却在天意一剑之下,尽数石化而亡!

其中更有八名堪比圣人的神灵,或为人形,或为龙形,或为鸟形,或为鱼形,不一而类,同样陨落于此,化作不可磨灭的岩石...

然而,这些神灵虽然陨落,隐约间,宁凡却仍能听到此地回荡的战阵冲杀声,昔日战意,皆已化作永恒不朽之物!

化作岩石的战车,至今仍有冲杀之意!

散作碎石的战鼓,至今仍有隆隆回响!

如石断裂的弓弦,至今仍有霹雳惊声!

站立而死的神灵们,至今仍有不屈之声回荡!

【天石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诸仙!】

【出不入兮往不反,古国忽兮路遥远!】

【带魔剑兮携妖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战!战!战!

十万神灵的战意,隐隐与战阴阳的力量有了某种共鸣。

宁凡闭上眼,不再看此地任何一座石像,而是去感知此地战意本身。

而后宁凡才终于看到,此地乍看之下杂乱无序的战意,实则交织成了一副无比壮阔的战阵阵图...

当战意化作执念,当执念化作阵图,当阵图化作永恒,则此战阵便是天意,也休想彻底抹灭!

“此为何阵!”睁开眼,宁凡共鸣后的战意久久难平。

“石兵八阵。如何,领悟到了阵图几分?”南柯老仙问道。

“只能领悟少许,限于我对永恒之术的理解不足,无法悟到更多...”宁凡遗憾道。

“能悟出少许就很不错了,你与此阵往后还有因果,不急。”南柯老仙点点头。

而后领着宁凡走入十万神灵石像的战阵之中。

若无南柯领路,擅入者必被战阵攻击,眼下却无需担忧此事。

战阵中心处,建着一座巨大石台,石台之上纵横交错,如一个巨大棋盘。

但这棋盘并非方形,也非圆形,而是一个五边形。

棋盘五方,各有一个王座。

五个王座之上,分明刻画着神灵、魔灵、妖灵、仙灵、鬼灵五族图腾。

神灵王座之上,刻有一行古国文字。

【此处坐逆枯】

魔灵王座同样刻有文字。

【此处坐逆尘】

妖灵王座上刻着:

【此处坐逆月】

仙灵王座上刻着:

【此处坐离地一焰】

鬼灵王座上刻着:

【此处坐森罗万象】

有些文字,可以从轮回之中彻底抹去。但,王座上的神文,便是宿命,也抹不掉,永世传承!

宁凡面对的,明明只是五个空荡荡的王座,但却有种同时面对五名逆圣的沉重压迫感。

这是什么王座!

别说上去坐一坐了,便是稍稍接近,都需要倾尽此时的一切才能办到...

“下臣南柯,来此供奉吾主逆月,非为窥探五灵而来,请王座熄灭五灵之威!”南柯同样有些承受不住此地五灵压迫,于是抱拳一礼,朗声道。

而后,五个王座仿佛听懂了话语一般,不再释放五灵威压。

沉重的空气,瞬间变得轻松了。

并于同时,五个王座化作虚影一点点消失,石台上纵横交错的棋盘图案同样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有三个供奉神牌的香案,出现在了石台之上。

神牌空无一字,但若是目光触及,则会有字出现。

这一幕,和宁凡昔日看鸿钧神牌如出一辙。

宁凡的目光,先是落在第一个神牌上,果然,随着宁凡目光触及,神牌上顿时有了香火氤氲,继而一列古国文字显化而出。

【万世荣光一念永燃】

片刻后,文字改变。

【先有阳神后有明】

再变。

【亘古第一神】

再变。

【古国开天人】

再变

【逆枯无量尊】

再变。

【人族之祖】

再变。

【仙灵祖】

再变。

【灭灯】

再变。

【万古长夜一念永灭】

再变。

神牌又归于一片空白了,而后,神牌化作点点碎光消失了。

“为这位神王上一炷香吧。”南柯老仙点燃三根神香,交给宁凡。

自己同样取香三根,三叩九拜后,将香火插在了香炉之中。

“你非神王逆枯之臣,不必三叩,只需三拜。”南柯提醒道。

而后是第二个香案。

当宁凡目光触及第二个神牌,神牌出现了文字。

【万星如道一言永传】

片刻后改变。

【先有阳神后有尘】

再变。

【亘古第二神】

再变。

【逆尘无量尊】

再变。

【唯我封神】

再变。

【大罗圣】

再变。

【道祖】

再变。

【道】

再变。

【苦集灭道】

再变。

【万星皆叛一念永劫】

再变。

神牌消失。

“这些文字,为何与鸿钧的神牌有许多雷同之处...”

宁凡沉吟,只觉得其中因果甚巨,难以一窥。

而后同样给这位神王逆尘上了三炷香。

第三个香案上的神牌,属于南柯老仙的主人。

当宁凡目光扫过,神牌上有了文字。

【万物有灵一梦永存】

而后。

【先有逆月后有蛮】

再变。

【亘古第三神】

再变。

【逆月无量尊】

再变。

【五灵棋局主】

再变。

【轮回掌中开】

再变。

【幻梦之祖】

再变。

【月死逆空生】

再变。

【万物灭执所梦皆虚】

再变,神牌消失。

此神位,南柯不仅带宁凡上了香,更将黑风葫芦供奉到了香案上,祷祝着古老的神言。

...

一番祭拜后,二人走出这处幻梦界。

“三位神王的神格,你可曾领悟些许?”南柯期待道。

“不曾...”宁凡摇摇头。

神王逆枯的神格,如一轮不灭红日。宁凡祭拜时,能隐约感受到神牌上残留的红日之息,但却无缘领悟其中奥妙。只因此道须以救世之心去领悟,偏偏宁凡从来不是什么救世主,匹配度几乎为零...

神王逆尘的神格,如拱卫红日的万星,万星如道,然而万道有缺,缺数七千,只余三千...缺失太多,所悟皆是断点,难以接续。

神王逆月的神格,如万世幻梦中真实不虚的月光。此神格和宁凡的契合度最高,但当宁凡试图感悟这种神格,却又感知到无尽月光皆为逆空所吞...最终一无所获。

“无妨,就算一时间无法领悟,或有一日,你能顿悟个中奥妙。”南柯有些遗憾,但还谈不上失望。

神道断传的今日,想凭些许气息领悟古之三王的神格,本就是天方夜谭。

幸而南柯所求也不是让宁凡一步登天堪比神王,而是暂且将三种神格化作种子,种在宁凡心中。

如此,即使古国断传,即使神王不复生,但只要还有宁凡在,则三王存在过的痕迹,终究有机会代代传承下去。

南柯救治北蛮神,需要古国四器。

如今的宁凡,拥有其中三件:

可列入八逆三十三枯的气血葫芦。

九逆二十一枯的炼神鼎。

以及,首逆四十七枯的焚炼炉...

“首逆为古国王室之器,身为首逆四十七枯,你这焚炼炉给人的感觉似乎有些弱了。原来如此,此炉只是其本体之炉的分身之一么...”南柯意外道。

“这些东西暂时交给前辈使用。红灵她...就拜托前辈了!”宁凡将古国三器交给南柯,而后,前去寻找最后一件宝物。

根据南柯的说法,北蛮樊家的幸存者中,有人持有神识磨盘。

樊蛮和道蛮一样,都是古之蛮族的大姓,从前宁凡只以为,此姓起始于道蛮山开创的古蛮界樊家,如今才知,早在北蛮国未灭以前,樊蛮便已存在。

北蛮国亦有樊蛮的分支,据南柯说,此樊蛮乃是真界正统樊蛮的第九分支。

樊蛮第九枝的老祖,名樊连海,此人在无量劫来临时,欲抛弃族人独自逃生,但却反被劫灵围攻,陨落在了万劫之中。

仅有的一些樊蛮幸存者,都被南柯救到了千树阵法之中。

而后,幸存者推选出了新的老祖,其名樊玄击,人称玄击神将,此人宁凡很熟,正是被鸠摩圣算计、引下夺灵棋的倒霉蛋...

身为樊蛮新祖,族中至宝神识磨盘,此刻就掌控在他的手中。

“此人会舍得将神识磨盘借给我?”一想到玄击神将之前的嚣张态度,宁凡十分怀疑此行能否顺利。

“若他不借,我是直接抢呢,还是给他一两道金强买呢...”宁凡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看在南柯的面子上,稍微给玄击留些体面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和宁凡预想中的大不相同。

本以为见面后,气氛会剑拔弩张。

然而真的见到樊玄击,预想中的百般刁难并没有出现,宁凡反倒受到了樊玄击的热情款待。

此时的樊玄击仿佛变了个人,对宁凡再无半点敌意,只有怀念、愧疚和期待...

“张兄,你想借神识磨盘,此事好说,只要你完成两件事,此宝莫说借你,送你都成。”

“其一,我想真正和你下一局棋,不是之前的夺灵棋闹剧,而是继续我们四十二纪轮回之前,在南梁下的那一局。当时你说,若我赢你,你便告诉我真正的名字。这个约定,我记了四十三世,你可还记得...”

樊玄击的面色十分虚弱,目光却是空前坚定,其心中执念跨越了漫长轮回,只为等待眼前这一局棋。

“其二,如你所见,我已时日无多,少则数日多则十日,自当陨落。我受灭灯所惑,做了太多错事,苟延残喘于轮回间,至今已历四十三世。一死何其轻,我死过太多次,也无惧死亡,但我如今既已接任樊蛮老祖,便需要为族人考虑,不能如樊连海一般弃族人于不顾...”

“我想将樊蛮第九枝托付于你,不求你以樊蛮自居,只求你在这场无量劫中,庇护一些樊蛮不死,不令第九枝断传...四十三世轮回,我经历了太多,也选择了太多,但无论作何选择,樊蛮第九枝仍是难逃覆灭,灭灯佛之言,如一个谎言...但这一次,我在张兄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若张兄答应此事,我愿以樊蛮逆枯术自灭轮回灯火,以准圣修为凝聚一枚逆枯道果,助张兄与无量劫一战!”

樊玄击期待着宁凡的回答。

他渴望和昔日对手张道,再下一局棋,但更渴望与张兄联手,一同逃离北蛮国无量劫!

往昔轮回之中,为了带领族人逃离无量劫,他做过太多错误选择。第一世,他信了灭灯;第四十三世,他信了鸠摩圣。而这一次,最后的最后,他决定相信自己的内心。

也许这一次,樊蛮第九枝仍旧难逃覆灭,但无论如何,他不想再后悔了。

“一局棋,一个承诺,换一个古国之器,一枚逆枯道果,张兄意下如何!”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阴阳忆示录 秦道孤仙 飞刀入九天 刀解语 江山墨剑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十界仙尊 黄泉狱主 长生图 异仙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