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三五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李治你别怂 > 第二十八章 前尘韵事

第二十八章 前尘韵事(1 / 0)

,最快更新李治你别怂最新章节!

试验面膜没什么技术含量,大抵便是让丫鬟试试后,看她的脸蛋有没有过敏反应什么的。

李钦载对自己的配方有信心,里面的人参,珍珠粉,还有几味草药对人的皮肤都没有任何刺激性和副作用。

丫鬟战战兢兢看着李钦载从一个小瓶子里挖出一大块膏状物,刮墙皮似的用小木片将膏状物均匀抹在她脸上。

很快丫鬟的小脸蛋布满了灰黑色的糊糊。

“五少郎,奴婢,奴婢……害怕。”丫鬟带着哭腔道。

“怕啥?怕我糟蹋你?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你那么容易得到的男人吗?”

丫鬟愣了一下,见李钦载的神态语气似乎真没有糟蹋她的意思,不由长松一口气。

丫鬟的反应看在李钦载眼里,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虽然自己算不上貌若潘安,但好歹也有几分浊世佳公子的味道,每天坚持洗两次脸的话,看起来还是有点小帅的,你这松了口气的表情属实有点侮辱人了。

敷上面膜后,按理要等半炷香时辰,丫鬟跪坐在屋子里一动不敢动。

李钦载嘴有点干,于是没话找话。

“我以前糟蹋过府里的丫鬟吗?”

丫鬟眨眼,不动,也不说话。

李钦载也不催,仰头望着房梁,喃喃道:“吴管家说我上火,看来真应该找个女人败败火……”

丫鬟吓坏了,急忙道:“有!”

李钦载惊了,自己的前任还真干过这事儿?连窝边草都不放过,是有多饥渴。

丫鬟随即又小心翼翼解释道:“……也不算糟蹋,六年前,您与霖奴颇为亲密,奴婢们都以为您会将霖奴收房纳为侍妾,只是后来不知为何,霖奴悄然离开了李府。”

李钦载愈发坐不住了,没想到随口闲聊居然挖出了前任的风流八卦。

“霖奴也是府里的丫鬟?”

“是,听说是犯官之女,坐事被牵连,本来要打入内教坊为舞伎的,老公爷与其亲有旧,出面保了她和几位亲眷下来,让她入府当了丫鬟。”

丫鬟小心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她是您的贴身丫鬟,只服侍您一人,那几年五少郎与霖奴可亲密得很,五少郎您忘了?”

李钦载没搭话,皱眉思忖不已。

显然,这里面有故事。

可是李钦载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故事,他占据了这具唐朝的身体,但并没有融入这个人的人生。

暗暗记下了“霖奴”这个名字,五年前的事了,李钦载知道现在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时辰到,去把脸洗了,用冷水洗。”李钦载吩咐道。

丫鬟听话地洗了脸,然后摸了摸变得光滑的肌肤,惊喜道:“五少郎,奴婢的脸好像有些不同了。”

“什么不同?”李钦载笑问道。

“奴婢不知如何说,好像皮肤紧致了一些,清爽了一些……”丫鬟努力组织着词汇。

“有没有不良反应?痒啊,痛啊什么的。”

“没有。”

李钦载哈哈一笑,成了。

…………

后院主宅卧房内,李钦载亲自动手,用小木片将面膜慢慢地涂抹到母亲李崔氏的脸上。

李崔氏四十来岁了,她的皮肤早已变得松弛,眼角和额头也有了许多皱纹。

李钦载涂抹得很细心,仿佛在雕琢一件艺术品。

认真专注的模样令李崔氏想笑,李钦载赶忙道:“母亲大人莫笑,敷面膜时不能笑,否则便无效了。”

“好,为娘不笑,你尽管抹。”

李思文跪坐在桌案边,装模作样地翻着一本书,不时朝李钦载扔过一记白眼。

李钦载搞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对李思文来说便是不走正道。

李思文是名将之后,但他却是纯粹的读书人,读书人眼里的别人,只要不读书,都是邪魔歪道,是孽障。

李钦载看见了老爹的白眼,但他毫不在乎。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你不停扔白眼的这位少年,马上就不穷了。

半炷香时辰后,李崔氏洗了脸,李钦载殷勤地端来一面铜镜。

对镜照了一番,又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肌肤,李崔氏惊喜地道:“我儿果真不凡,用了这东西后,肌肤舒服多了,而且很紧致……”

拽过李钦载的袖子,李崔氏指着铜镜喜道:“我儿快看,为娘眼角的皱纹都淡了许多,这个名叫面膜的东西委实有用!”

李钦载笑道:“母亲每日睡前涂抹,坚持下去的话,孩儿担保母亲会年轻十岁。”

李崔氏掩嘴笑个不停:“年轻十岁可好,长安城那些贵妇们会嫉妒死呢。”

李钦载甜甜地道:“母亲年轻十岁,孩儿以后叫您姐姐好了,听起来也顺耳……”

李崔氏愈发笑得不可遏止。

李思文却将书朝桌案上狠狠一甩,哼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纲常礼法何在!孽畜,老夫忍你很久了!”

李崔氏高兴的心情被打断,凤目含煞朝他望去,道:“夫君待如何?孩子孝顺妾身,你吃甚飞醋。”

懒得搭理李思文,李崔氏扭头对李钦载笑道:“此物端的神奇,我儿心思灵巧,随手所造便不是凡物。”

李钦载试探道:“母亲大人,若动用咱们李家的商铺,在长安城内售卖此物,不知……”

李崔氏两眼一亮,仔细端详了一下装面膜的小瓶,道:“我儿说得对,此物不凡,若能售卖,想必能赚不少,咱们李家在长安城有商铺数十,皆在外亲名下,若能铺开来卖……”

随即李崔氏兴奋地道:“夫君……”

李思文神情沉稳,耳朵却一直支得高高的,闻言端着架子沉声道:“老夫不知,商贾之事莫问我。”

李崔氏哼了一声,道:“孩子面前装甚清高!”

李崔氏又问道:“钦载,此物可月产几何?能否够长安商铺所用?”

李钦载笑道:“面膜制作简单,用的材料也不多,每月要多少有多少,孩儿把秘方交给母亲大人,一切由母亲大人定夺。”

李崔氏高兴得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我儿长大了,有出息了。”

随即李崔氏又认真地道:“面膜是你所造,但秘方切记不可泄露出去,这是咱李家的东西,明白吗?来,把秘方交给为娘,为娘帮你保管。”

李钦载毫不犹豫掏出了秘方交给她。

李家有现成的商业渠道,可省了李钦载不少精力,几十家商铺将面膜铺开,每月的销量一定不小。

至于交出秘方,李钦载觉得无所谓,交给自己的母亲天经地义。

再说面膜对他来说不过是练手的小东西,挣点零花钱而已,以后赚钱的门道多着呢。

这个年代里,每个人身上的家族烙印都很深,李钦载也不希望跟李家分得太清楚。

抛开对这个家族的个人情绪不提,他也需要李家的庇护,付出一些东西是应该的。

李崔氏满意地将秘方贴身收好,笑道:“我儿放心,今日我便吩咐下去,咱家在城外的庄子建两个工坊,召集庄户造面膜,数日后便可供应长安城。”

“有此一物,长安城的贵妇们可乐坏了,为娘也沾沾我儿的光。”

李钦载憨厚地笑。

李崔氏飞快瞥了一眼李思文,然后笑道:“钦载的本事越来越大了,为娘和你父亲欣喜万分,以前你惹过祸,你父自要严加管教,既然懂事了,出息了,再管教可就不合适了。”

“今日起,我儿缺花销了尽管去账房支取,为娘做主了!”

李钦载欣喜地躬身道谢。

一旁的李思文却不淡定了,有心想反对,然而转念一想,就算他掐断了儿子的零用月钱,以儿子如今的神奇本事,往后怕是也不会缺钱花。

简单的说,经济制裁对他没用了。

很不解啊,这个混账儿子到底从哪里突然冒出一身神鬼莫测的本事?

不满地哼了哼,李思文嘴里低声嘟嚷道:“也不能胡乱支取,家里还有父亲和兄弟呢,非银钱之事,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李家的家风……”

低声念叨个没完,李崔氏却喜笑颜开道:“听听,你父亲欣然答应了。”

李钦载愕然,老爹这一大堆啰嗦话里,有哪个字眼表达了“欣然答应”的意思?

好神奇,莫非是官场黑话?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坊主要嫁人 再见乌托邦 天藏口 伪装日常 重生九零小哭包 爱情公寓之张伟崛起 请妃入怀 医婚难求 河水清且涟猗 盛荣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