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三五小说网【350.ooo】 > 都市小说 > 李治你别怂 > 第四十七章 虚度年华错了吗?

第四十七章 虚度年华错了吗?(1 / 0)

,最快更新李治你别怂最新章节!

命途多舛,时运不济。

说的便是这对主仆。

崔婕闻言杏眼圆睁,惊呆了许久,然后下意识一咬牙,道:“从霜,咱们马上收拾行李,离开庄子!”

从霜也连连点头:“嗯嗯!再不跑会被抓回去的,奴婢会被活活打死……”

崔婕俏脸已是一片慌乱,主仆二人进了屋,匆忙收拾行李。

所有家当不过一个小包袱,刚收拾好,崔婕不知想到什么,忽然愣住了。

“姑娘,怎么了?咱们快点跑呀!”

崔婕脸色苍白,讷讷道:“我们……去哪里呢?”

从霜未经世事,天真地眨了眨眼:“我们能去洛阳吗?”

崔婕苦笑:“我们身无分文,如何上路?”

“姑娘,咱们走路不花钱的。”

崔婕白了她一眼:“吃呢?路上吃什么?乞讨吗?”

“姑娘面皮薄,奴婢去乞讨,讨口吃的想必不难。”从霜无知无畏地拍胸脯。

“住呢?住坟头还是住林子?遇到坏人怎么办?”崔婕忧愁地道。

从霜小脸顿时白了,她不怕辛苦,不怕伤自尊,可她怕鬼,怕坏人。

“姑娘,那我们怎么办?难道仍住李家的庄子吗?”从霜瑟瑟发抖。

崔婕神情挣扎,她终究比从霜大几岁,这次离家出走也受了不少教训,终于懂得了世道艰难。

思忖良久,崔婕咬了咬牙,道:“咱们多挣些钱,攒够一笔后再走,暂时留在甘井庄,此处离长安一百多里,偏远又贫瘠,李家那纨绔子轻易不会过来的。”

从霜六神无主道:“真,真的吗?李家那个人真不会来吗?姑娘莫骗奴婢,若被李家少郎逮到,奴婢也会被活活打死的,听说那个人很凶……”

崔婕越想越觉得自己的逻辑正确,穷乡僻壤的地方,李家那个纨绔子会来才怪。

于是崔婕笃定地道:“相信我,他不会来的,再说,就算他来了咱们也不怕,他不认识咱们,你我随便取个化名,说是北方逃难过来的,他不可能怀疑。”

从霜两眼大亮,忙不迭道:“嗯嗯,姑娘真聪明。”

崔婕望向远方的山峦,目光坚定地道:“总之,我不会回崔家了,这辈子我要换个活法儿!”

…………

李钦载早已换了活法儿。

至少国公府的下人们是这么觉得的。

如今的李钦载变得很讲究,尤其是生活质量方面。

他经常亲自下厨做菜,做出的菜分量不少,给后院的爹娘送一份,给书房的爷爷送一份,剩下的自己吃。

刘阿四,吴通等人都有幸尝过李钦载做的菜,不得不承认,味道确实很好。

谁都不清楚五少郎为何莫名其妙多了这般本事。无论神臂弓,马蹄铁,还是做菜,这些从未在世上出现过的东西,五少郎偏偏能轻松拿出来,而且云淡风轻地告诉别人,这些不过是妙手偶得。

你特么偶得的次数未免太多了,到底你的手有多妙?

初秋时节,天气仍有几许炎热,树上的蝉鸣已销声匿迹,但阳光似乎已没那么炽烈。

大早起来,李钦载神清气爽,用过早饭后,命人将躺椅和茶几搬到院子中央的榆树下。

宽厚的榆树叶子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仍有些许光线透过树叶,如碎星般洒落地上。

李钦载舒服地窝在躺椅里,茶几上摆着一些肉铺果干之类的零食,还有一碗醪糟。

这种类似于前世南方名叫“甜酒”的东西,在大唐属于酒精类饮品,味道酸酸甜甜,依稀带点酒味,算是中下阶层的百姓唯一喝得起的一种酒类了。

有吃有喝,没有上班压力,不需看上司脸色,大好的青春年华里,瘫在躺椅上晒太阳。

试问这样的废物生活谁不喜欢?年轻人躺平的资本,李钦载都有。

没有带着狗腿子上街调戏妇女,没有给英明神武的大唐皇室和官府制造社会不安定因素,而是选择在自家院里蹉跎岁月,李钦载觉得自己已经算是为国为民做贡献了。

想想都觉得很伟大,快把自己感动哭了,不争气的口水快从嘴角流下来了……

流口水自然是缺少食物,茶几上的肉铺果干不可辜负。

李钦载闭着眼,伸手拿身旁茶几上的果干。

手臂伸到最长,还没够着。

丫鬟做事不细心,摆好躺椅和茶几的位置后没有测试五少郎是否伸手能够着茶几。

细节决定成败,那个丫鬟在李府怕是不可能升职加薪了,同时也失去了给五少郎做小保健赚外快的殊荣。

李钦载仍努力伸展手臂,够不着茶几没关系,继续够。

躺在躺椅上,李钦载身子没动弹,手臂却无限伸长,伸长,与茶几的距离仍然未变,可李钦载还未放弃,一直伸着手,仿佛在等着手臂能够突然发育变长……

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李钦载就是死活不愿动一下身子。

这种感受,懒过的人都懂。

就在李钦载的手臂与茶几较劲时,老爹李思文像鬼一样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李思文一脸嫌恶,目光冰冷地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孽畜拼命够茶几,那笨拙又努力的样子,像给儿子买橘子手刨脚蹬爬栏杆的父亲……

越看越生气,一个人怎能懒到这种地步?你动弹一下身子会死吗?

有的儿子生出来像叉烧,李钦载就厉害了,他生出来像个打火机,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在做什么,都能成功点燃李思文的满腔怒火。

良久,李思文看不下去了,这逆子到底要够多久?

孽畜够着茶几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孽畜,你够了!”李思文暴喝。

李钦载吓得浑身一激灵,差点一命归西。

脸色苍白地站起来时,仍能感受到自己的三魂六魄还未归位。

特么的,背后吓人,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爹,孩儿做啥了?”李钦载一脸茫然。

这次是真不知道自己犯了啥错,没招谁没惹谁的在院子里晒太阳,这也不行?

李思文冷冷道:“你没做啥,但老夫见你这无所事事的浪荡样子就来气,咋?”

说到这个,李钦载未免有些不服了,抗声道:“孩儿怎会无所事事?孩儿弄出了神臂弓和马蹄铁,被天子封了果……嗯?果啥校尉来着?反正封了个姓果的官儿,很厉害的。”

李思文愈发怒不可遏:“你还敢顶嘴?”

李钦载不说话了。

他突然明白了一个真理,其实爹这种生物跟女人一样,跟这两类人吵架都非常的不理智。

因为决定输赢的因素不在道理上,而在别的方面,比如威严,以及爱不爱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医妃独宠:抢个太子当娇夫 霍总追妻翻车现场 爷夫人又去摆摊算命了苏乔 华夏文明:古今奇谭 苏乔天煞孤星 末世重生之我不是救世主 海贼:我建立最强王国 重生八零闺秀当自强 杀伐九天:天和 六界之外幽冥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