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三五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人,得加钱 > 第四十四章 六爷不缺德,缺钱

第四十四章 六爷不缺德,缺钱(1 / 0)

,最快更新大人,得加钱最新章节!

山西,平阳府,侯马驿镇。

不知道是先有的驿站还是先有的镇,总之千年以前侯马驿镇便是山西南部的交通要地。如今更是平阳府远近有名的驴骡集散地,据说每年有近十万头驴骡(马)经由此地贩往全省以及邻近的陕西、河南等地。

如此兴盛的牲畜买卖自是带动侯马驿镇的经济。

虽然只是个镇,经营各种买卖的店铺却高达三百多家。当然,其中也不乏为那南来北往商贩提供特殊服务的所在。

条件好些的叫楼,条件差些的叫窑。

楼里的姑娘漂亮些,但贵;窑里的姑娘差些,不过胜在便宜。

贵喜院就是个窑,座落在镇子东头的三岔道旁,院子很大,里面有二三十间房,分前后两进。院后不到里许地是当地百姓的麦田,左边是一家榨油的,右边是两家给驴骡修蹄钉掌的。

戌时三刻(九点半左右),街道基本没什么人,偶有行人也是神色匆匆。

这么冷的天,谁愿意在外面挨冻?

贵喜院门口挂着的两盏灯笼是镇东头唯一的照明来源,这会被风吹得摇来摇去,似随时都会掉下一样。

同街上冷冷清清不同,这个点的贵喜院却热闹的很,十几个灯笼将前后院子照得格外亮堂,房门紧闭的屋子里不时传来男欢女笑声。

一片和谐之下,却隐藏着危机。

灯笼照不到的黑暗中,一队人悄悄的潜到贵喜院大门边,一队人则从油铺边上绕到贵喜院的后门处。

随着一个人影的手势,顿时两个矫健的身影一跃而起,“砰”的一声踹开了贵喜院的大门。

声音很大,不仅吓到院中的人,也把隔壁已经睡下的百姓给吓了一跳。

“谁啊!”

“谁他娘的发酒疯敢踹我家的门,不想活了么!”

正在屋中推牌九的几个贵喜院看院怒气冲冲的奔了出来,结果眼前一幕吓得他们当场急刹。

踹倒贵喜院大门的是两个军爷,紧跟着冲进来的是一群打着火把的军爷。

几个看院被吓在那里不敢动,开门出来看怎么回事的姑娘们也是吓得赶紧把门带上,趴在窗户往外看的客人也有好几个叫吓的缩了回去。

“不知是军爷,小的该死,该死!”

说话的贵喜院的管事顾三麻子,刚才骂不想活了的就是他。

一个人从门口走了过来,边走边道:“不该死,不该死,正当买卖,不偷不抢的,哪里就该死了?”

前面的杨植和王四同时往边上挪了一步,露出身后正拿白帕擦鼻涕的贾六。

鬼天实在太冷,饶是穿了不少衣服,可还是架不住鼻涕叫冻出来。

擦完,贾六随手接过一个苏喇手中的火把,朝那几个看院脸上一晃而过,也不理会那个看着像是管事的家伙,直接吩咐常秉忠和王福:“把人都请出来吧。”

“来人啊,给我搜!”

常秉忠一声吆喝,十来个苏喇立时两人一组冲向那些房门紧闭的屋子。

贵喜院中顿时鸡飞狗跳,姑娘们的惊叫声刺耳的很。

后门那边也是如此。

顾三麻子同几个看院的呆立在一边,哪敢上前阻拦。

他们可是听说了,今儿镇上住的可是打京里来的八旗兵!

那八旗兵,是他们能得罪的么!

不一会,二三十个一脸惊恐之色的男人被带到了贾六面前。

绝大部分是跟主子过来的各旗苏喇,只有几个是正经客人。由于惊吓过度,好几个人甚至连裤子都穿反了,还有人只穿了一只鞋,站在人群中又害怕又冷,牙关不住打颤。

“都是?”

“可能有的不是。”

“不是把人家拉来干什么?”

贾六心道老常办事就是不仔细,往人群扫了一眼,道:“是旗里的就上前一步吧,不用在下请你们了吧?”

人群你看我,我看你,短暂犹豫之后,二十六个人往前站了一步。

余下七个模样各异的。

贾六点了点头,走到这七个受了池鱼之灾的正经客人面前,拱了拱手,很是客气道:“军中办事,如有惊扰,在下给各位赔个不是了!”

继而手一抬,侧过身子,“各位别站着了,回去继续呗。”

待七个正经客人心里骂着娘的走后,贾六这才走到那二十五个人面前,轻咳一声,正要开口,队伍中有人就已经抢先说道:“贾队长,我们懂,我们懂!”

贾六不高兴了:“懂,还敢出来?上头再三交待各旗子弟及苏喇不得夜宿营外,更不得在这勾栏之地鬼混,你们这是明知故犯啊!”

“唉,这不是...弟兄们憋了好几天了么。”说话的是被贾六抓过一次的汉军正黄旗苏喇崔三。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天太冷,贾六也不想在这外面挨冻,手一挥,“既然懂,那就甭废话了,按老规矩办!满洲八旗的十两一个,蒙古八旗的八两一个,内务府的六两一个,汉军八旗的四两一个。”

顿了一顿,“有问题吗?”

“没,没。”

众苏喇哪敢说价不对,只能自认倒霉,要不然被姓贾的这小子押到上头去就不是罚银子的事了。

六天前在保定的时候,一个满八旗的苏喇仗着主子是宗室同这小子硬顶,结果挨了这小子一顿不说,提拎到上头又挨了一顿打,连着好几天趴在大车上愣是不能动。

那罪,活受大了。

没问题就交钱,没什么好说的。

二十五个人一共罚了260两,把这帮苏喇心疼的肠子都悔青了。

交了钱,就没理由再扣人。

弄过的还罢了,没弄过的那一路回去可把贾六同汉军正蓝旗这帮兔崽子骂惨了。

将收到的罚款用袋子装了递给贾六时,王福突然有点心虚道:“咱们是不是有点缺德?”

当然缺德了,今儿上头压根就没安排汉军正蓝旗查夜。

“我不缺德,我缺钱。”

贾六咧嘴一笑,从袋中拿出五十两让王福给大伙分了,然后让他们先回去。自个则是带了杨植往镇子西头走去。

来到一处明显比贵喜院有档次的小楼前,贾六示意杨植在门外等他,径直入内找来老鸨问了几句后,确认他要找的人的确在这里后,便道:“他们的账我来付,等会若问,便说是正蓝旗的贾六来过就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时光里的小幸运 傅少的财产归我了 纨绔二小姐:宗主大人别追了 深庭春 大秦从赘婿开始 浴血归来:宅女为谋 三国之我有无数功法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非正常三国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