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三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曹贼 > 第035章 义阳武卒(五)2/2

第035章 义阳武卒(五)2/2(1 / 0)

,最快更新曹贼最新章节!

求推荐啊求推荐……

身后寒气逼人,老新菊花一紧。为了俺的雏菊,兄弟们再给力点,支持一下吧。

——————————————————————————

九女城望楼中,黄射举目眺望。

“怎么样,那个魏延放出来了没有?”

“早就放了,说不定这时候已经到了营寨……少将军,我估计邓稷那些人,怕是凶多吉少。”

“哼,若真如此,正好省的我费手脚。”

黄射舒展了一下身子,转过身准备走下望楼。

“寯石,我要去和育阳令商议事情,这边就拜托你多费心思。我记得今天还有会两批粮草过来,你直接点收就是。大概天黑前我就会回来,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吧。”

“那义阳屯……”

黄射想了想,露齿一笑,“随他们去吧。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过去阻拦,就让义阳武卒好好的疯狂一下。呆在营中时间久了,总要放松一下才是……恩,此事你立刻安排,别出差池。”

“喏!”

陈就看着黄射离去,转身向义阳屯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轻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邓稷啊邓稷,看起来,你这一次真的是把少将军惹恼了!”

——————————————————————————

邓稷的脸色苍白,全无半点血色。

义阳武卒给他带来的震撼,堪称从未有过。

仅不足五十人,竟然流露出千军万马厮杀一处的惨烈气势。破旧的衣甲,明晃晃的枪矛,还有那一声声撕裂苍穹的暴喝,都让他的心灵,生出莫名战栗……这义阳武卒,真锐士也!

原以为义阳武卒就是一群兵**!

曹朋也没有想到,黄射会把他们扔到一群悍卒当中。

身旁的驽马,受到那股兵势的压迫,希聿聿暴嘶不止。若非曹朋死死抓住缰绳,这匹马估计就会惊了……

而邓稷和王买身边的两匹马,也显得不太平静。

摇头摆尾,不时喷出响亮的响鼻,前蹄哒哒哒不断踏踩地面。

它们和驽马的反应不一样,更多的是一种兴奋。大黑和大花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老马,对于这种兵戈之气,再熟悉不过。有句话说的好,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两匹老马在瞬间,似有一种重归战场时的感觉,沉寂已久的热血,在这一刹那间,似乎重新苏醒,感到无比雀跃。

“阿福,怎么办?”

邓稷一手紧握铁剑,指关节都露白了。

曹朋扭头看了一眼,却看到那三十七名囚徒,竟远远的站在后面。马玉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正和旁边的人交谈。和曹朋目光相触,马玉咧嘴一笑,嘴巴开合,似乎是说:“保重!”

操!

曹朋啐了一口唾沫,锵的一声,拽出钢刀。

“姐夫,冲进去!”

“可是……”

“姐夫,往回走是死,往前走还有一条生路。我们身后面,正有人盼着咱们倒霉,现在调头,日后你我再无抬头之日。”说着话,曹朋厉声喝道:“虎头哥,上马……咱们冲过去!”

王买二话不说,翻身上马。

只见他抬手抄起铁戟蛇矛,两脚一磕马腹下的大带,蛇矛呼的平举,“挡我者,死!”

一声厉喝之后,王买跃马冲出。

“姐夫,跪着生,站着死,你自己选择。”

曹朋也跨坐马上,迎着义阳武卒冲去。邓稷嘴巴张了张,突然间一咬牙,翻身上马,拽出铁剑。

三个人,三匹马,面对着十倍于己的义阳武卒,面对着林立的长矛,竟毫无惧色的冲了过来。

站在最前面的长矛手,也不禁愣住了!

这几个家伙,可真有胆子……

“架矛!”

队伍后面,响起一个浑厚声音。

长矛手不再犹豫,身体微微向前一顷,左手钩镶护身,右手长矛架起,口中不断一连串爆吼声:“杀,杀,杀!”

随着三声爆吼,长矛手躬身前进三步。

进退间,格外有序。

哪怕是曹朋这个从未见过冷兵器厮杀的人,也能看出这些人,绝对是久经沙场,身经百战的悍卒。

可即便如此,又能怎样?

难道因为他们悍勇,自己就可以退却吗?

黄射把他们征召过来,就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取他们性命。曹朋甚至相信,如果今天进不得义阳屯大门,那么黄射一顶‘抗命’的帽子就会立刻丢下来。在军中,抗命不遵,就是死罪。到时候黄射甚至不需要再用任何借口,就能杀了他们……甚至,不会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义阳屯的大门,就是他们来到九女城的第一次考验!

反正都是一个死,只看你怎么选择。

曹朋重生以来,一直牢记着‘别去逞英雄’的准则。可是当事到临头,他已无从选择了!前世埋藏在骨子里,灵魂深处的倔强,在瞬息间爆发。虽千万人吾往矣……你们又算个球?

汉环刀高高扬起,曹朋催马冲锋。

他和王买一左一右,眨眼间就到了矛阵跟前。

王买气沉丹田,口中一声暴喝,猛催战马,同时双手举矛呼的刺出。铁戟蛇矛破空,发出锐啸,气流自矛脊两侧的凹坑掠过,显得格外刺耳。义阳长矛手说,矛兵在前,有我无敌!

而王买这一击,却是狮子搏兔,全力一击。

蓬的一声,铁脊长矛凶狠的撞在了一名矛兵的钩镶上。人借马力,马助人威!二十天来的桩功,在一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此前,曹朋一而再,再而三的对王买强调骨力,强调丹田发劲。可即便是他讲解的再详细,如果不经过几次实打实的战斗,根本就体会不到效果。

骨架贯通,是桩功的一个重要作用。

在后世一些武技书中,多次提到关节的重要性。并指出骨节者,两骨间之空隙也……此处精神填实,则如铁如钢,气力方全。要求这骨架贯通,如实沙袋,逐层填实,虽软无也可释之坚硬。

而曹朋所修习的太极,也讲求这发劲要‘接骨斗榫’。

强调的是化枪为拳,枪化到哪里?就是到了身体之中。

人的骨架就是一杆大枪,特别是脊椎,经过桩功训练,如同白蜡杆般坚韧,充满弹性。腰胯肌肉力,就在此完成须发,转化为高频杀伤的弹抖力。在枪法之中,叫金鸡乱点头。

王买现在肯定是体会不到这种金鸡乱点头的蕴意。

可是被义阳武卒的杀气所刺激,竟使得他在一瞬间,达到了所谓的人枪合一,劲力相容的境界。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连王买自己都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但蛇矛刺出的一刹那,王买就知道:有了!

土铁打造而成的钩镶怎可能经得住王买这人马合一,人枪合一的力道。只听咔嚓一声,钩镶碎裂。蛇矛掠过那矛兵的手臂,凶狠的就刺向了哽嗓咽喉。矛兵的手臂在钩镶碎裂的一瞬间,软绵绵的耷拉下来。眼睁睁的看着蛇矛袭来,矛兵竟然不躲不闪,大吼一声,举矛就刺。

曹朋,在王买铁矛刺出的刹那,也冲到了阵前。

一杆长矛迎面直刺,就见他不慌不忙,抬刀相迎。矛刀相触时,曹朋使了一个巧劲,手肘往下一沉,迅速一收,然后刀口一转,就贴在矛杆上,刷的推了出去。一沉、一收、一推……这是太极中的黏劲。当然了,曹朋现在的状况,还不能把这黏劲发挥到极致。可即便如此,这一刀过去,只吓得矛兵撒手后撤,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与此同时,铛的一声响。

王买的铁脊长矛眼看就要夺走了对方的性命,横里却突然架出一支长矛,硬生生将蛇矛崩开。

而矛兵拼死一击的长矛,也在这时候刺来。

王买在马上突然一伏身,玄之又玄的躲过那一矛之后,铁戟蛇矛顺势横扫,只听铛铛两声响,两个矛兵便被砸翻在地。

“住手!”

一声暴喝响起。

义阳武卒抬头看去,顿时一个个面露惊喜之色。

“都伯回来了,是都伯回来了!”

曹朋在义阳武卒停手的一刹那,也喊住了王买。

两人勒马后退,而邓稷堪堪赶到他们身旁。

这一轮冲锋的结果,倒是很明显。义阳武卒不但没有逼退曹朋等人,反而被曹朋等人前进了数步。

双方再次拉开距离,曹朋扭头顺着声音看去。

只见那个刚才带自己过来的青年,慢慢的走上前来。

义阳武卒中,一匹战马冲出。

马上端坐一个黑铁塔似地男子,在青年跟前勒马停下,插手行礼道:“大哥,你怎么回来了?”

青年笑呵呵的说:“怎么,我回来不好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黑铁塔顿时急了,连忙辩解。

可越是着急,他就越显得有些结巴。

“好了,唐吉,带着兄弟们先退下。”

“喏!”

黑铁塔二话不说,转身喝道:“义阳武卒,后退廿步。”

话音未落,义阳武卒们便立刻架矛后退。不过人后退,可阵型却丝毫不乱。矛阵整齐,队列森严。

邓稷惊奇的看着青年,结结巴巴的说:“你是……”

“我就是义阳武卒的都伯,不过现在,是义阳屯的屯将。”

青年嘴角滑出一道邪魅的笑容,语气森冷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历,现在滚回去,老子就饶了你们刚才伤我弟兄的过失。义阳屯,是义阳武卒的地方,绝不会接受你来做节从。”

“滚回去,滚回去!”

邓稷的脸色,更白。

他紧握铁剑,身子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我们要是不走呢?”

曹朋突然开口问道。

青年大笑一声,“不走?那也简单……唐吉,给我备马抬刀。”

义阳武卒一个个面露兴奋之色,更有人高声喊喝道:“大哥,干掉他们,让他们知道,咱义阳武卒不是好欺负的。”

说话间,黑铁塔前来一匹神骏的黑马,手里还捧着一支七尺龙雀大环。

青年二话不说,翻身上马,抬手将龙雀大环抓在手中。只见他走马盘旋,手中大刀一指,“姓邓的,丑话先说在前头,老子不是针对你,这是我义阳武卒的规矩。想进义阳屯的大门,很简单,只要能胜过我魏延手中这口刀,这里四十三名义阳武卒,就认了你这个节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幸福人生马老二苏玥 苏玥是我媳妇 绝世神医 绝地战龙 儿媳苏玥 女侠且慢 福德天官 吾家阿囡 没你就不行 放开我画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