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指点江山(44)(1 / 0)

恋上你看书网 www.x630book.com,最快更新仙侣情侠传最新章节!

随着农夫大军的退隐,战场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羽千泷压下心中的愤怒。看着手中的门主掌令,强忍内心的悸动,此时此刻绝对不是逞凶斗狠之刻。只是羽千泷在疑问,整个战场局势就这麽散漫麽?全无章法。当前紧急要做的是重整队形,前后只用了半个时辰,羽衣卫两营便整装待发,他们没有歇息,这个山丘毁了还有另一个山丘。在羽千泷的军令下,隐字营再度趁着深夜举着火把砍伐竹子,秀字营则抓紧时间就地取材,深更半夜的打猎,挖果实果腹。如此训练有素,坚毅耐劳的一群人有条不紊的忙碌中。竹林中深处,三双眼睛盯着眼前的一切默然不语,正是玉织书三女。在她们下面的石头缝里依旧有微弱的呼吸,三女没有理会,夜幕中三女阿娜的倩影分三处,静静的坐在石头上盘膝而坐。原本按照当前的局势,黑夜才是杀手擅长的进攻,但所部整顿过后便就地歇息,连篝火都扑灭了,他们确实是休息了,只留了外哨和内哨,这倒让三女有些意外。毫无疑问,对面这群人一旦散开渗透,各自为战,那绝对是噩梦。他们之所以不散开,一是为了契合杀手之间好不易契合的信任和对阵战的实战校训。尽管如此三女还是觉得冒着这麽大的危险来勘验校训,还不足以令羽衣卫僵硬行战,或许他们在等待次日的援军。

这其中更深层的原因,纵横派通过长久的布局剿杀黑榜,以大量的解除杀手禁锢之症,汇集那些不愿被黑榜压迫的杀手,其后更以明门筛选杀手,给了明门建制,同时以三凶侩手为核心创立苟活自赎的精神观念,以军阵契合让罪友军以抱团取暖的方式完成了明门的创立。纵横派所做的一切皆汇聚在张少英手中,放眼武林他没有什么出色的能力,却能指挥这些生性怪癖,桀骜不驯的杀手,这是制度与智谋合流下的筹谋。这一刻玉织书终于有些动容,白云涧最大的弊端是端不走,除非一把火毁了这里。她也清楚,这一把火只在可与不可之间,羽衣卫的等待让玉织书越来越觉得他们在等待命令。相较于这样的攻坚战必然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全没有一场大火来的干脆。

这一晚双方相安无事,而羽衣卫外围接到来讯,四方门建明卫前来支援。后部四方门士子,九届卫,羽衣卫其他乙字营,丙字营,丁字营,近卫营,双卫营尾随后至。当羽衣卫列队站在山丘上,但见东面人影熙熙而至,旗帜鲜明,步步生威,衣衫各色分明,前前后后近万之众,将山野铺的遍地皆是。随着三声大吼,三军停步,胡道与林彬策马缓缓走到阵前,二人不由心绪沸腾,此番壮丽景象,何尝不是士子们安定天下之宏愿。二人正欲鼓舞士气,丙字营人群中一白衣人缓缓撕下面具缓缓走出人群。列阵之刻不得交头接耳,周围罪友一瞧竟然是门主张少英。虽说改组羽衣卫,但罪友们依旧习惯称呼张少英为门主。其此刻气定神闲,身前后背大大的罪字颇为醒目。他突然出现在人群中,丙字营上下骤然惊愕不已,众人保甲相连,外人绝对混不进来。

张少英就这麽平静的出现在众人眼前,步伐是那样的轻快,它身上所赋予的是整个羽衣卫存活的将来,因为面对犀利决断的纵横派,他张少英绝对是唯一的依靠,至少如今没有一个罪友军愿意看到张少英倒下。张少英面带微笑,缓步前行,却眼若无物,仿佛置身事外。他的出现也让胡道与林彬谨慎起来,他走路的步伐并不优美,却总能令人记忆深刻。而他的身后,各营已半跪在地表示恭敬。胡道与林彬自下山后阅历激增,也看到了之前一直忽视的问题。这些杀手之所以臣服,除了纵横派的制度汇聚还有羽衣卫的有教无类。张少英走到阵前,胡道与林彬正欲下马迎接,张少英笑道:“在下几句言语便走,还请二位海涵。”

见礼后,羽衣卫其他营指挥皆上前参见,这一刻的四方门士子骤然尴尬无比。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这等齐刷刷跪一大片的见礼有违礼法、但这正是羽衣卫给四方门的下马威。他们不需要四方门原谅,也不需要世人原谅,他们有自己的信仰,而这个信仰本身便是张少英。这一战下来羽衣卫死战死攻,虽有伤亡却也战果巨大,且羽衣卫不愿居功,愿将功劳奉送。即是如此四方门上下依旧不耻于为伍,只不过大势所趋下大家心照不宣。四方门诸多士子寒窗苦读,修心养性,最后竟然与贼子同行,这绝对是信念的崩塌。

张少英缓缓转过身去,沉声说道:“这天下是依然是大宋的天下,汉人的天下,谁有罪呢!不合法度者皆有罪。此刻面对的是同样的社团,不同的是,我们选择合流,而他们选择推倒重来,那么谁的命又不是命呢?身兼命罪,苟延而活,只是不想死有错否?孤苦无依之时,家破人亡之时,这究竟是国殇之伤,还是乱世之罪呢?今时今日的羽衣卫只有一条法度,平生屠戮多少无辜,余生再戮多少双倍补回。够数的依旧封册退隐,有我张少英一日,诸位便能安享一日太平。”

张少英寥寥数句,胡道与林彬便听出了玄机,看似在给羽衣卫上枷锁,实则将四方门也给锁上了。杀手们屠戮无辜是为事实,原谅了他们,那些失去亲人的无辜又该如何应对?置国家法度又如何?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尚可,拿到台面上来探讨便无需再谈。也许这些不是杀手本身的选择,但世俗做不到这样的大度,国法更不容情。张少英依旧用世俗将羽衣卫和四方门的位置摆在了对立上。事实上众人本就暂时一起共事,张少英却在此划楚河汉界,四方门当该撕破脸皮,维护世俗大义。那么张少英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这一点胡道与林彬尚未洞悉,这般看来他们即使刻苦钻研之后依旧缺少领略一方的气魄和睿智,这便是差距,文人敛性确实不适合战场,一路行来天下士子死伤巨大,这样的损失没有十来载南门剩下的那些少数有志之士是撑不起门面的。胡道很快有了想法,其策马回转,走到陆迷凤身前,抱拳见礼,温声说道:“在下不才,实在不清楚他的意图,恳请陆统领赐教。”

士子通常会以鄙人,晚生自谦,在下这种世俗之称一直是有些区别。但对方态度陈恳,愿意当众向一女子请教,而今后还要一起共事,且这二人言语之间与那些冥顽不化的读书人多了些沧桑,陆迷凤看着张少英缓缓向山丘上走去,悠悠说道:“当一个人做错了事,你做一件好事世人也许不会原谅你,但若做一千件呢?这是羽衣卫早已盯上的一块肥肉,我们只是来帮帮场子的。”陆迷凤的一言一语早已看穿一切,似乎在讨论一件不相干之事。

山丘上羽衣卫阵型前,张少英的到来让羽衣卫上下军心大震。也许很多人甚至都没见过张少英,但羽衣卫的吃喝拉撒,建制薪俸,以及思过崖的赎罪文化遍及,张少英已经是这个文化的中心,他的生死将关系到羽衣卫的存在。众人已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只求能在世俗里的角落里能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子。今日能够和这些高高在上的世子同列,这已是巨大的进步。今时今日除了各营的指挥,副指挥,皆不知男主人来此的目的。

张少英抬手向众人三揖,倏然转身看往山丘上,朗声喝道:“罪友军何在?”他这一声高呼,山丘下其它诸营指挥立刻下令向山丘靠拢,脱离了四方门的队伍。眼见山丘下,近卫营,双卫营,乙字营,丙字营,丁字营,以及一雪双秀,三合,不满制的五独,以及仅仅只有两位的七绝后尊,后博两兄弟。看着眼前的一切,羽衣卫上下皆感欣慰,因为纵横派的强大,因为罪友军的存在,他们才能站在这些眼高过顶的读书人面前。随着诸营就列,随着三声罪罪罪的怒吼,整个羽衣卫加在一块足足六千于众,这是黑榜数万杀手残酷淘汰而筛选出来的,也是众人第一次整军而战。即使是四方门也没想到,这些个罪恶之人聚集起来竟然如此之多。

张少英缓缓向众人说道:“有很多人已经倒在了赎罪的道路上,今张少英自愿出纵横派将与诸位一起共襄盛举。诸位,该咱们了。”张少英短短几句话便道出了一个惊天大事,这世间只有被逐出师门,还从未有过自逐出门的。但心思深一点的便能看出端倪,他这是为了今后行事便宜,不给朝廷留下把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 阴阳忆示录 秦道孤仙 飞刀入九天 刀解语 江山墨剑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十界仙尊 黄泉狱主 长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