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45章 一月为期(1 / 0)

,最快更新[网王]重生之漫漫追妻路最新章节!

全国大赛,日本中学生网球界的最大盛事。除了吸引全国各地中学生网球爱好者前来观看外,更是吸引不少职业网球经理人的目光。无数学生赛事中出彩的网球选手最终走向了职业的生涯道路。或者说,所有的职业网球运动员都是从小开始发展的。你将来的路是怎样的,也许在几年前踏出第一步时就决定了。

所以,每当这个时候,那些职业经理人都卯足了劲,眼睛擦得雪亮雪亮的,为的就是能从在场这么多运动员中挖掘那么几个明日之星。

当然,大家在同一个圈子里待那么久,也不是临阵磨枪上场的。心里总有那么几个预选。不就是那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嘛。

“所以,幸村同学是拒绝我的提议了?”身材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表情错愕。

反观他面前的幸村精市,镇定自若,沉稳有足。他点头:“是的,很感谢您的邀请,但我已经想好了。”

“我觉得你应该再考虑一下,毕竟以你的实力,不做职业选手很可惜。相信你也听过我们俱乐部的名字,在日本网球界还是有着很强大的影响力和地位的。实不相瞒,这次出面与幸村同学相谈,也是俱乐部上层的意思。毕竟大家都觉得,幸村同学该是走向职业道路的——”男子苦口婆心地磨嘴皮子。这些都是他临时想的说辞。因为按照他的预想,幸村精市应该会在听到俱乐部名字的那一刻便迫不及待地答应哪知对方确实没作考虑,只是却不是答应而是拒绝。这怎么可能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面前这个男生都该是未来职业网球之星才对啊。或者……是觉得给出的利益不够?想到这一层,中年男人的目光起了些变化,狐疑地打量幸村精市。

幸村从对方的表情变化中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上一世,从职业选手到职业经理人、投资人,见过了太多的人和事,网球界其中的门道,想来他比面前这个男人还要清楚。

顿了下,他开口:“实不相瞒,我并不打算走职业网球手的道路。”

“什么?!为什么?!”中年男人不可思议地惊呼出声,满脸难以置信。

幸村正色道:“这确实是我的真是想法,至于原因,是我的私事。还请原谅不能相告。”

直到幸村精市离开了,中年男人还怔怔地呆在原地。他实在是想不通,幸村的拒绝给他太大的冲击。在这里的网球选手,不说百分之百,但起码也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想进他们俱乐部。而真正能令到他们亲自邀请的又能有几个呢?还偏偏有人拒绝了。

而且,回想刚才幸村精市说话时的样子。虽为后辈,态度看似不卑不亢,冷静淡定,实则透露着一股不由分说的强势。仿佛他决定好的事就再不会改变。但从气场上来说,就将他这个“长辈”压过去了呢。

只是又想到这样一个人不走职业道路,当然,他不认为幸村精市会故意用这样的理由来拒绝他,所以那句“不会走职业网球手的道路”大概是真的了。中年男子也只能在心里连叹三口气,出去寻找其他有潜力的年轻人了。

罢工了数日,在全国大赛到来后,欧阳夏月再不能推脱了。这是她的责任,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而懈怠。

此刻,她背着大大的单反穿梭于人群之间,努力寻找立海大网球部的方位。问了几个人后,夏月顺利地找到了位置。

仁王雅治看到她后热情地招手:“夏月!这里!感觉十年没见你了!”

欧阳夏月走过去,无语道:“有这么夸张吗……”

“没听过一句中国的古话,叫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在自己这个有着一半中国血统的人面前显摆他的中文造诣,仁王真够自信的。不过夏月也没打算打击他,由着他自个儿得意去。

她扫了眼四周,没有看见幸村精市。

接着就听到身边的仁王雅治说道:“部长刚才被一个中年男人叫走啦。”

夏月投以他一个奇怪的视线——所以呢?关我什么事?

仁王无所谓地耸耸肩,撇嘴。

“你们的比赛什么时候开始?”她没有看那张时间表。

“早呢,马上青学和不动峰的比赛要开始了,一场恶战呀。”

“哦?两个学校哪个实力强些?”

仁王皱眉想了想,说:“整体还是青学强些吧。但是他们的部长现在应该在国外比赛,有个叫越前龙马的小不点也在国外比赛,这样的话变动就很大了。不动峰的话,整体水平比较平均,几年前是黑马形式的出现,现在则越来越稳定,所以拿不拿得下也不好说。”

“你说的手冢国光和越前龙马是什么样子的?”欧阳夏月忽然问。

仁王一愣,“样子?我想想。手冢的话,戴着无框眼镜,栗色头发,个子挺高,长得嘛,比较稳重成熟。至于那个小不点,哦,就是越前龙马,个子比手冢矮,永远戴着他FILA的白色帽子,表情也永远是臭屁臭屁的,哈哈哈。”

“你说的是不是那两个人?”欧阳夏月抬手一指。

“诶?”仁王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接着就惊呆了:“竟然回来了啊……”

夏月也在看青学那边的人,手冢国光果然很成熟稳重,越前龙马的脸被帽檐挡住了,看不清。一个红色头发微卷的男生挂在他背上,正嘻哈打闹着。那些人看起来很兴奋,应该也是才知道手冢和越前回来。

这时她看见了不二周助,站在青学一干人之间,淡淡地笑着。而就在她看到他时,对方也像是有感应似的,望了过来。两人视线一对,不二笑着与她点了点头。

夏月顺势便也收回了目光,说:“这也是他们中学最后一场全国大赛了吧。”

仁王顿时伤感地肩膀一塌,说:“是啊,不论是谁都会回来的吧。毕竟是大家最后一次一起努力了呢。”

夏月拍拍他肩膀,“别这么伤感,又不是生离死别。”

仁王前一刻还伤感着呢,一听这话,顿时喜笑颜开:“哦是啊,又不是生离死别。日子过得这么好,该笑着面对的!”

夏月:“……”

“诶!部长回来了!”

欧阳夏月本能地转头,却见幸村精市已经走到面前了。她怀疑地看向仁王雅治,这货应该一早就看到了才对,直到现在才突然出声……仁王雅治故作神秘地朝她挤了挤眼睛,一副“我什么都懂”的神色。

欧阳夏月:“……”

仁王借故离开,将相处的机会留给了两人。夏月感到略微不自在,也想离开。幸村却抢先一步开口说话了。

“刚才XXX俱乐部的人找我了。”

夏月一愣,第一反应是觉得这个名字耳熟。

“我拒绝了。”幸村又说。

她一下子没想起来这是什么,便只好沉默。

而幸村精市也只是说了这么两局简单的话,更多的他没有说出来。他看得出欧阳夏月眼里一晃而过的茫然,知道她大概忘记了。XXX就是他上一世所待的俱乐部。在进入大学的同时,也进入到XXX进行培训。在XXX期间,他在职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走向了顶峰。那无疑是一条光荣之路,更何况有着上世记忆的幸村精市,若这一世仍旧选择这条路,更是可以避开许多不必要的弯路和挫折。然而,他终究还是拒绝了。

上一世,这位经理人便是在全国大赛的第一天找到他的。而这一世,答案在一开始他就想好了。再次选择XXX确实是条捷径,他也知道能够成功。然而,已经经历过那些荣耀的幸村精市累了。所有的喜悦、激动、兴奋、成就,那些感觉他全都明白。努力追寻,得到,最后退居幕后。这是他曾经的人生。

而这一世,究竟要不要重新来过?连一秒的时间都无需考虑——不要。

这不仅是因为他终失去了年少时对网球的执着追求,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欧阳夏月。

职业的道路并不轻松,一旦开始就难以停止。日以继夜的训练,比赛,那是一条寂寞的道路。他不想让夏月一起承担。

而这些,他不打算说了。不想要再为她徒增压力。

两人间的沉默持续了一阵。

忽然不知从哪个角落蹦出来一个女孩打破了僵局。

“你是幸村精市吗?!我是你的粉丝!你可以为我签个名吗!”青春洋溢的女孩兴奋地注视着幸村精市,有着粉丝终于见到偶像的狂热。

无论是幸村还是欧阳夏月皆是一愣。

为这气氛骤变的落差而感到一丝恍惚。

不过很快,两人都回神了。

那女孩仍旧目光灼灼地盯着幸村,手里拿着一个本子,还有笔。

一个签名似乎不算什么……吧。幸村精市犹豫了一下,接过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女孩收到后兴奋地尖叫。

“啊啊啊啊天呐我终于拿到你的签名了!!!!!!!!你不知道自从我前两天看了你以前比赛的视频就疯狂地喜欢上了你!!!不!是爱上了你!!!!OMG!!!幸村精市,你的网球,你的容颜,都深深地折服了我啊啊啊啊!!!!”女孩捂着心口,虔诚到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

幸村精市:“……”——他有些后悔签了名。

欧阳夏月:“……”——这女孩脑子真的没有问题吗?

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吐槽。

女孩话音一收,动作迅速地从包里拿出相机往夏月手里一塞,然后挽住幸村的胳膊肘,说:“姐姐你能帮我们拍张合照吗!”

夏月看着手里的手机:“……”这真是……不知道说什么。

幸村在这时推开了女孩的手,神情变得很淡,还有些冷,“抱歉,我并没有答应要拍合照。”

女生眼睛瞪大,像是没听懂。

幸村看了她几眼,忍不住皱起眉:“你还是国中生吧,我对国中生的喜欢并没有兴趣。”更何况还爱什么的,他身边还站着欧阳夏月呢。

欧阳夏月:“……”

她看着眼前这一幕,听着对话,心想,你认真什么啊,不就是一个小孩吗,谁没有过疯狂迷恋别人的傻逼时期呢。吐槽完这句话,她忽然一顿。是啊,谁没有过呢,她不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吗。想到这一层,夏月有了些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总之别别扭扭的。

而那头,女孩却跨下一张脸,哭了出来:“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是真的喜欢你啊。喜欢一个人有错吗?我只是想要一张合照而已,你都不肯施舍给我吗?”

夏月:“……”

幸村精市没料到女生会哭,愣了几下,放轻了声音说:“这究竟是一时的痴迷还是真正的喜欢,你迟早会明白的。但是,仍旧感谢你的喜欢。不是每一个人都幸运到被人喜欢的。而我的幸运已经足够多了,所以你讲自己的喜欢留给真正的那个人吧。”即便他的幸运,是从前的幸运。可他迟早会找回来的不是吗?

女孩终究哭着离开了。

夏月看着那女孩离开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一转头,发现幸村正看着她。

夏月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幸村最后揉了揉她头发,说:“夏月,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如果今天的比赛我赢了。那就以一月为期,给我一个机会,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吗?”

话落,不知哪里来的风,好似携了尘沙,让幸村精市都红了眼。

——对不起,曾经那样伤害你。对不起,曾经不知道自己那样幸运。对不起,过去都没有办法再弥补。对不起,即便有这么多对不起,还是不愿意放手,还是要这样不停地逼迫你。

——对不起,我真的不能放手。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我在迷雾世界当众神之主 真武双魂 我可以穿越万界 苏鸣小说免费阅读 末日雄尸唯独我超群一等 九叔之我竟然是秋生 无尽杀戮:我的火球有bug! 再世嫡妃 末日也要当岛主 诸天:开局一座明朝时空门